自我的消解

当我们眺望一片云彩
若云彩的各个细节尽收眼底
而谁在眺望已不再重要
那便意味着自我的消解

当我们正在走路
风与街景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
而谁在走路已不再重要
那便意味着自我的消解

我们习惯于将自己作为一切行动的主体
但不要忘了
自我可以做许多事
却不能将自我消解
好比右手不能把右手上面写字
那么如果需要的话
把自己交给云彩、风与街景吧

2016-11-13

← 回头是岸  欲望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