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坦

佛法精讲 • 色即是空

一切万物都不存在。

这句话道出了世界的真相,也是佛法的本质。

但是这种表达方式却令人难以置信。听到这句话的人会问:你说一切不存在,那我们看到的又是什么呢?或问得更直接一点:你说一切不存在,那你是什么呢?

但注意,把“看没看到”和“存不存在”联系起来,仅限于唯物主义、唯心主义的设定。在唯物主义自然科学体系中,万物先于观察者而存在,是先有“存不存在”而后有“看没看到”。如果“不存在”,自然也就不可能被“看到”。因此,“一切万物都不存在”在唯物主义中是一个明显的谬论。

那么,跳出唯物主义的框架又会怎么样呢?这时,“存在”就不再绝对,而成为了相对于特定观察者而言的。比如,“我看到一张桌子”,那么这张桌子是相对于“我”而“存在”的,但不保证它相对于其他观察者而“存在”。从本质上说,当你看到一张桌子,你却硬要认为桌子先于你的观察而存在,这是不严谨的。非要说到“存在”的话,我们只能说“我看到一张桌子存在”。

而这种“相对性存在”正是佛理的基础。

当“存在”成为相对的,“一切万物都不存在”就成为了一种可能。我们虽然看到了一个世界,但是这个世界仅仅相对于观察者存在,那么从本质上说,我们和世界都不存在,又有何不可呢?

第一个悟出这个“绝对的不存在”的人,就是我们的佛祖,释迦牟尼佛。

但偏偏这个真相注定是悟得出、道不出的。当道出“一切万物都不存在”,这个“不存在”却存在了。这就好比,我们绝对画不出一个“透明”,因为但凡能画出来的,就不是透明。

可见“一切万物都不存在”若按字面理解,一定是个谬论。为了让我们悟道,佛用了各种方式为我们解释这个全然空无。其中用语言文字来尝试解释空无的方式,称为“文字般若”。“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”就是一例。

通过观察得出的“存在”,我们把它称作“色”的话,真正的全然空无,把它称为“空”的话,那么,但凡我们观察到的东西,都是源于真空之中。而反过来,“空”又不可能被感知到,除非我们观察到一个“色”。这便是“空即是色,色即是空”的解读。

如果还难以理解,我们再以“颜色”和“透明”来解读这句话。如果把颜色称作“色”、把透明称为“空”,看看会不会好理解一些。先提出一个问题:我们要怎样感知到透明?是不是一定要通过颜色才行?因为我们是绝不可能直接看到透明的,但凡看到的就一定不是透明的,这就是“空即是色”。反之再问,我们看到的颜色,又有哪个不是从透明中产生的?“色即是空”。

2017-12-18

← 意义的哲理  佛法精讲 • 概念世界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