罗坦

佛法精讲 • 时间原理

我们都知道,“过去决定了未来”的道理,即未来是由过去发展而来的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但有谁知道,“未来决定了过去”的道理?今天,我们就来讲一讲,未来是如何决定过去的,以及时间的本质是什么。

首先让我们想一下,所谓的“过去”到底存在于何处?当我们回忆过去,“过去”就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之中;当我们拍照留念,“过去”就存在于我们的照片之中;当我们写成文字,“过去”就存在于我们的书页之中。

但是亲爱的朋友:有没有一种可能,是当未来的我们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,过去依然“存在”于某处? 答案是惊人的:当且仅当我们从“未来”通过某种方式观察“过去”时,过去才“存在”。否则,过去将不复存在!

想一想,假如我们把所有有关希特勒的历史书全部销毁,记忆也全部抹除,那么希特勒存在于何处?或许还有影像、照片,再把这些其余一切相关载体也都销毁呢?那么希特勒还能“存在”吗。

但是我们的“过去”(或称“历史”)里除了希特勒,还有别的内容。如果我们再进一步假设:再把我们一切历史的一切载体全部销毁,那又会怎么样?发现了吗,我们是不是就再也“没有过去”了。

但注意:这时候我们事实上仍旧还有一个“过去”,叫做“没有过去”!在上面的例子中,当历史的载体完全销毁完毕,这时当人们试图回顾历史,将会发现完全没有任何内容可以回顾、历史完全是一片空白。但是看到没有:我们原本以为把历史载体统统销毁了就不再拥有历史,但最后这片空白却反过来成为了人们的历史。

这说明了只要有“未来”,则必有“过去”。且可以从“未来”改变“过去”。但有人会说,你所说的“过去”只是一些“历史的表面载体”,真正的过去是既定的、已逝去的历史,是不可能被篡改的呀。

但注意,上述所谓“真正的过去”,真的能脱离一切载体而存在吗?我们在一开始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,脱离了一切载体的所谓“真正的过去”反而成为了一种“虚构的过去”,只是一个凭空产生的概念罢了,它完全脱离了现实。

现在让我们再来看一下“物质”。还是以一张桌子为例。一张桌子,如果不以任何形式被观察到、谈论到,这张桌子存在于何处?若说一张桌子存在,在一说出的一瞬间,这张桌子就有了存在的载体,那就是提及它的这段语言。若不说一张桌子存在,那么“不说”则成为了这张桌子的载体。要让这张桌子没有任何载体“客观存在”,实际上却还是需要一个载体来证明这一点。强行认为一个东西“客观存在”,这种理论就注定是不严谨的、虚伪的。而这正是唯物主义的核心谬误之所在。

我们对唯物主义沉迷已久,不是吗?我们总是认为一切物体都是先于我们观察而“客观存在”的,这种理论难道不是一种片面理论,这种理论难道不是一种自欺欺人吗?比如,当我们认为有一个地球先于我们而存在,我们忽略了“地球仅仅存在于我们观察地球所依赖的载体之中”这一基本事实。而当我们认为有一个“不可篡改的过去”客观存在着,我们无视了“过去仅仅存在于我们回顾过去所依赖的载体之中”这一基本事实。

当且仅当两个(或以上)的人都承认一张桌子的存在,这时候这张桌子才成为了一种“公开的存在”。实际上这张桌子并没有“客观存在”。想象一下,如果把其中一个人深度催眠,把她头脑中的桌子换成一张床,再使她醒来。这时当另一个人再与她谈论刚才“共同看到的桌子”,将会发现这张桌子已经丧失了存在的基础。我的意思是再也没人能“证明”它的存在了。而这时,可能会有人把他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,表示抗议。但是“这张桌子”此时却仅仅存在于他的拳头之下、他的脑海之中,而他砸桌子的事情仅仅存在于我们的上文中。如果没有任何人读过这篇文章,那么这些文字、桌子、拳头、砸桌子的人统统无法存在。

亲爱的读者朋友:我作为写下这些文字的人,却认为这些文字本质上不存在,这里是不是觉得有些矛盾?正如他作为亲手以重拳砸烂这张桌子的人,却证明不了这张桌子的客观存在,如果再加上他眼睛瞎了且耳朵聋了,那他恐怕只能从自己手部的疼痛里感受到桌子的存在了。

我的朋友,此刻您正读着这段文字,这段文字便因你而存在。在夜里,您如果抬头看见月亮,月亮便因你而存在。否则,月亮并没有一个“客观存在”的地方。如果此时有人硬要说“月亮客观存在,与是否观察无关”,那么他所说这个月亮就是一个虚构的月亮。因为为了印证他所说的“客观存在”,需要让两个以上的人同时持有这个“月亮”。如果一个地区所有人都认定:有一个月亮客观存在。那么事实上并不是真有什么月亮客观存在,而恰恰是这些人共同认定了一个虚构的月亮!

而唯物主义科学工作者们已经使整个“宇宙”跃然纸上,他们还在不断完善着“宇宙”的细节。这本身并没有毛病,因为当我们将彼此观察测量的结果交流、汇总,的确得出了这样一个宇宙,以及各种物理定律。但是我们不应该忘了这个更深刻的事实:我们归根结底还是证明不了这个宇宙的客观存在。不论这个宇宙的细节有多么的细腻,它终究是一个空中楼阁,它终究是一个虚构产物。如果忽略了这一点,我们就会陷入迷茫,我们将解释不了基本物理定律,从而只能被迫认为这些定律是“宇宙”诞生以来就自带的规律。

何谓“证明”?唯物主义科学里所谓的“实验证明”,难道不就是让两个以上的人彼此确认各自看到了同样的现象,然后形成一个“理论”的过程?犹太哲学家卡尔•波普尔认为,科学理论只能被证伪、不能被证明。的确如此。但注意:波普尔的这句话本身3也是不能被证明的。事实上,波普尔的这种批判性思维对一切“可陈述对象”都适用,将它推广到一切万物就是佛法体系。

现在让我们重新梳理一下“过去”、“现在”、“未来”以及“时间”的意义。什么叫“过去”?一如上文所述,“过去”仅仅存在于“来自未来的回顾”当中。那什么又叫“未来”呢?我们将会发现,“未来”也仅仅存在于“来自过去的展望”当中。换句话说:倘若没有一个回顾过去的“回顾者”,“过去”将不复存在。倘若没有一个展望未来的“展望者”,未来将不复存在。

那么“现在”又是什么?我们会惊奇地发现,“现在”不仅是一个完全虚构的概念,更是一个完全无法被指陈的概念。为什么呢?因为“现在”一旦被指陈出来,它便成了“过去”!

应该知道,“现在”和“光子”、“透明”、“真空”、“佛”都是属于同一种类型的概念,这种概念我们把它称为“虚概念”。与之对应的,有实质内涵的概念,则称“实概念”。与实概念的区别在于,虚概念一旦被指陈将随即消灭,取而代之的被指陈对象将变成一个实概念。

这种“观察本身影响了观察结果,观察结果又反过来影响观察行为“的双向关联特性被索罗斯称为“反身性”。以“光子”为例:所谓的“光子”一旦被观察到,“光子”即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“光斑”。因此光子是一个虚概念,虚就虚在它完完全全就只是一个概念,它根本就连一丝一毫的内涵也没有,就连“没有内涵”这个内涵它也没有。

而像“过去”、“未来”这样的概念,是有“内涵”的,因此并非虚概念,从而属于实概念。这怎么理解呢,想想在上文中我们提到的,“过去”因为“未来”而有意义,“未来”因“过去”而有意义。一出现“过去”,“未来”随之产生;一提及“未来”,“过去”自然也就被定义了。实概念总是以A和非A的形式成双成对地出现,互为内涵。

容易看出,虚概念是一切实概念的源头。比如,透明是一切颜色的源头。真空是一切物质的源头。而生成实概念,就是时间的本质。

问一个问题。如果把时间暂停,我们会看到什么?是不是会像用照相机拍照那样,咔嚓一下定格出一张宇宙的全貌,有各种恒星、银河系…… 但是答案却是惊人的:如果把时间暂停,(如果我们还能看的话)会发现整个宇宙是全然空无一物的!!!但事实上我们没办法在时间停止的情况下进行看的操作,因为观察者、被观察者就是光子演化出的实概念,而时间就是观察本身。

不应该说“时间之所以在流逝,是因为我们在观察”,因为时间就是观察本身。时间和观察是不能分开讨论的。

故有诗云:

当你看表的时候,
表在走。
当你不看表的时候,
表也在走。
除去上述二种,
表不再走,
你也不再有。

2017-12-31

← 佛法精讲 • 不二法门  云何颠倒 →